晨哥的公民教室
(批判的公民社會)

批判應由內心的自我省察開始

求內心與外在行為的一致